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苓峰 > 开放的副产品

开放的副产品

原文发表于FT中文网《网络江湖》专栏: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9443 

曾经跟一个创业者讨论一个问题:到底是接受创新工场还是盛大的投资?前瞻后顾了很久,最后他选了盛大,核心理由是:盛大能通过转化游戏玩家给他带来用户,但创新工场没有现成的用户。不过,他现在有点小后悔了。

原因是:腾讯开放了。也就是,只要你产品够好,就可以去腾讯那里分享6亿QQ用户。所以盛大相对于创新工场的吸引力一下低了。因为创新工场要求占有的股份更低,不像盛大要求对所投资公司的掌控比较大,而且是一个更专业的第三方。

可以这样说,人人、新浪微博、腾讯、百度这些大公司的开放,对创新工场这样的孵化器公司是大利好。卡位成功。为创业者服务,是顺势而为。

6月15日腾讯开放大会上,创新工场CEO李开复紧随马化腾做了《开放平台时代的创业机会》的专题演讲,断言“创业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开放,让获取新用户的门槛大为降低,因为Facebook和QQ都愿意与你共享用户。之前,搜索引擎是最好的营销渠道,而现在能通过朋友链条传播的社交网络则更具优势。也正因为社交网络高效的扩张能力,所以先行者在一个细分市场的领先能更快的形成垄断,也许只需要2年。

于是我们接连又看到两件事情发生。第一,越来越多的职业经理人被吸引,加入创新工场,比如手机操作系统点心的三位创始骨干分别来自百度、戴尔、腾讯。有媒体甚至感叹诸如创新工场、雷军系这样的各种形态的孵化器正在“挖空大公司”,盛传某上市公司的CEO电话给李开复期望其“手下留情”。第二,腾讯也投资了创新工场旗下的基金,这表示,大公司在某种程度上见识了它的威力。

不过本文的主题不是给李开复老师捧脚,相反是提一个问题:当大公司分享自己最重要的用户资源去助力创业的时候,又同时意识到创业孵化器正在挖角自己最优秀的员工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做?或者,作为一个创业者,你期望他们怎么做?

回到文初,这位创业者的想象力随着腾讯的开放而有了广大的发挥,他的答案是:“最好腾讯也做一个创新工场,那我更可能选它”。设想有三:第一,既然开放了,那些对社交平台非常熟悉的腾讯员工无疑身价暴涨春心萌动,更可能挖他们出来一起创业。第二,与其让创新工场和雷军们来挖角自己的优秀员工,还不如自己投资他们。肥水不留外人田哦。第三,腾讯打算拿出来投资的产业基金有100亿,与其去投那些已经很贵的大家伙,为什么不投资最有可能长大的小家伙呢?

似乎话已经传开了。据说对于在大公司经历过核心产品的产品经理,创业公司开价已经高到1%的股份和VP/总监的职位。这样的创业公司自身估值都已经在几千万美金。如此待遇,对于那些想“干一番”的员工来说几乎是不可抵御的。加薪+发期权也很难留住。

所以一个现实的逻辑就是:开放的大公司自己也做孵化器,提供诸如创新工场所为创业者提供的一切,占小股,鼓励想创业的员工“就近”创业,成功了的鲨鱼苗子,就剥离出去,拿更多的投资,做大。它们就成为大公司的盟国或联邦。比如奇艺和百度的关系。其实百度就是自己拿钱、拿流量“孵化”了奇艺,同时又规避了自己管理能力不是太够的短板。奇艺出头了,于是又跟百丽等等公司繁殖这样或那样的发展路径。

这个逻辑既符合创业者需求,也在很大程度上符合大公司需求。看一个问题:当大公司开放后,公司内部的业务就立刻分为两个种类,平台类和非平台类。平台类就是人人、开心、新浪微博、QQ空间这样的社交网络或者百度框计算和苹果AppStore这样的供需界面,非平台类其实就是CP,内容提供商,比如游戏、资讯、视频,往平台上嫁接的服务。非平台类就会立刻受到来自外部的竞争,比如,美团网就可以在人人网上跟糯米网竞争,网易科技的新闻就可以在新浪微博上跟新浪科技竞争,奇艺的视频就可以在QQ空间里跟腾讯视频竞争。这是开放的后果。

问题来了:既然是两类业务,那它们各自的待遇、关键任务、心理的分化怎么应对?社交网络相当于一个真实的国家,搞平台的就相当于主管部门,要管理和监督,搞内容的相当于商人,靠买卖牟利。之前是大锅饭,一起挣钱一起分,现在是搞活市场。平台要做强,就不能照顾自家的内容,甚至要清洗掉自己的不好内容。这下就残酷了,以前是亲兄弟,现在是商场博弈。以前,内容方可以天然的占有自家的平台资源,好坏都是我了。现在,对不起,你要占我的资源,先去跟外面人竞争。

这里就会有一个既客观又可观的压力:劣币被驱逐,良币自奔前程。之前就靠平台照顾活着的不好的内容,劣币,逐渐被淘汰。而那些能制造好内容的人,良币,就更倾向于独立创业。老板再给你发期权,也不如自己当老板强。对不对?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离职率逐渐上升。并且从平台公司最切身的利益来讲,平台本身才是最重要。做内容这帮人的去与留,除了可能在短期内影响收入,不再是伤筋动骨的事情。

话题又绕回去了。不仅是创业者期望大公司搞创新工场,大公司本身也有搞创新工场的动力。即便内部发展业务,也要先进类似创新工场的孵化器,你先自己做,跟外面人比,做得好了,就上平台推荐,否则不行。你用的每一份资源,都要量化,算成钱。别像之前封闭时期,找到块资源推荐就能涌进来潮水般的用户。跟房地产企业拿地那样的,发的是政策财。

这样干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刺激创新。如果是封闭,内部人做的就得拿资源推荐,况且用了公司资源就得看到效果,要有KPI。这样,是个地球人都会照搬现成的模式,因为最简单、最快速、风险最小。而如果开放,即便内部人做的也要跟外部人PK,要先孵化,要自我证明有竞争力才能拿到平台上推荐,这样就必须创新。早就听说陈天桥就是这个做法,内部的项目先自己蒙着头干,等自己摸索出了套路,有了一定的用户,再用集团资源推。

如此看,开放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就像市场机制,最大限度的优化资源的利用效率,降低交易成本、管理成本。而封闭就像国企。国企有什么都自己搞的传统,食堂、学校、医院,就好比一个公司什么都自己来。开放就是让市场来提供,我只选价廉物美的。国企变成市场,就是把食堂、学校、医院都拆分出去,自负盈亏,另搞一套机制。好像联想就这样改革过公司食堂?据说食堂还因此迎来了大发展。

憧憬一下未来,开放的公司就是三横一纵。三横,就是三个平台,核心的产品平台,比如Facebook.com、QQ空间、百度框、苹果AppStore,再就是一个孵化平台+一个资本平台。孵化平台类似于创新工场,资本平台既可以投内部孵化的也可以投外部野蛮长大的。Facebook的fbFund,Google的GoogleVentures,新浪和腾讯的基金,百度投给奇艺们的钱,都是通过这个资本平台花出去的。之所以把它们叫做平台而不是公司的事业部,就是要独立。看三年、看五年,来独立核算自己的收益率,而不是只为公司内部服务。

一纵,就是N个CP,内容提供商。有自有的,有占大股的,但更多是占小股像联邦的;它们可以是之前的传统业务剥离出来的,也可以是孵化出来的,或者投资圈进来的。总之是相对于横向的平台不一样的体制。

此文纯属个人角度,请勿对号入座。

(注:本文作者为腾讯网科技中心总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电子邮箱:james.l.cheng@gmail.com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