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苓峰 > 傅盛口述历史:我不是林彪

傅盛口述历史:我不是林彪

关键点是:傅盛为什么要离开360?是因为为非作歹、蓄谋叛逃、恩将仇报,还是功高震主、迫不得已、一走了之?当然,事情原貌肯定不会是单纯的一边倒。听听故事吧。请注意,这是一段傅盛口述的历史。信不信由你
  (该文基于笔者与傅盛及其周围管理人员的三度面谈,所记叙事件均出自傅盛本人口述。)

傅盛以为:如果奇虎搜索能成功而不是360一枝独秀,自己当年不是年轻气盛而是老练事故,如果周鸿祎没用掏空雅虎的方法对付老东家,不是总把假想敌定义成他自己,傅周之间就不会一步步搞到现在这般水火不容

前360员工心里,周鸿祎和傅盛的关系有两个版本。周是毛泽东,傅是林彪。这是周鸿祎在内部会议上影射的版本。周是毛泽东,傅是刘少奇。这是傅盛勉强接受的版本。两版本的相同之处是:林和刘都是大功臣,是毛认可的接班人,但都不得善终。不同之处在于,林彪反叛而刘少奇没有。所以群众会认为林彪对不起毛泽东,而毛泽东对不起刘少奇。

老周是老毛,这个没啥悬念。但傅盛到底是林彪还是刘少奇,这个对当事者顶重要。否则他们就不会在微博上、在媒体上赤裸裸、硬邦邦的对攻了。你说我忘恩负义阴谋叛变。我说你卸磨杀驴赶尽杀绝。谁都要把自己树立为正义的一方。谁都不想被瞧不起。谁都不想失掉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所以在这场交锋中,谁都不会缴械。

关键点是:傅盛为什么要离开360?是因为为非作歹、蓄谋叛逃、恩将仇报,还是功高震主、迫不得已、一走了之?当然,事情原貌肯定不会是单纯的一边倒。听听故事吧。请注意,这是一段傅盛口述的历史。信不信由你。

  震主

“你做好了360,我没做好搜索,你就可以跳起来跟我争了吗?”

傅盛从3721开始就跟着周鸿祎,一直到雅虎,再到奇虎。从一个一线员工做到360安全卫士事业部总经理。2008年周鸿祎把奇虎分成三驾马车:搜索,360,口碑营销。傅盛是三驾马车之一的掌舵者。那时是傅盛和周鸿祎的蜜月期。不过奇虎的三驾马车很快就只剩下了一驾:搜索败了,口碑营销是鸡肋,不主流、没潜力,只剩下360一枝独秀。但,360不是周鸿祎亲自掌控的业务,他寄予的重望和大量的精力一直在搜索。

明白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傅盛的处境就不那么单纯了。后来傅盛复盘,说如果奇虎搜索能成,他和周就不会反目。因为周鸿祎的信心就不会被打击,心理就不会变得脆弱,傅盛就不会威望暴涨,三驾马车的均势就不会被打破,其它业务的领头人就不会开始担忧,而傅盛和周鸿祎之间不会少了层防火墙。通常在这个时候会发生很多事情。它们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2008年初,程序员事件。在360事业部总经理傅盛和技术总监徐鸣没有面试的情况下,360二号人物、总裁齐向东面试了一个程序员,并给出20K的月薪,超过当时360的所有程序员。后来傅盛面试,否了。发邮件讲了两点原因:1.这个人虽能说会道,但基础薄,名不符实。2.高工资会打破平衡,对老员工不公平。周鸿祎生气,说这个邮件的“气场”是在反对自己,是傅盛拿一个靶子搞对抗。结果是,此人以15K的月薪招进来。但在傅盛不久离职后就自动离职了。

暴风影音事件。当时360做了“装机必备”,量很大。每个类别中最流行的软件都会放进来。本来在播放器类里放的是“暴风影音”,因为当时暴风覆盖率超过60%,第二名只有5%。傅盛还说服暴风影音,每个月付给360几万块钱。但后来周鸿祎要求拿掉。傅盛回邮件说不该拿掉:1.以暴风的普及程度本就该放进装机必备里推荐。2.更何况它愿意付钱。这被周鸿祎定义为“指挥不动”。360安全卫士这个老周之前基本不过问的部门,开始是个“独立小王国”了。

不过当这两件事情发生的当时,傅盛还完全没有意识到严重性,甚至还相当自足。比如,周鸿祎07年开始常常在例会上说感谢360感谢傅盛。比如,周鸿祎要做免费杀毒,董事会和中高层都反对,只有傅盛一个人支持。比如,就随着搜索的失败和360的异军突起,傅盛被不断犒赏。月薪从最初做产品经理的1万涨到3.5万。股票从8000股到后来签到30万股,以至口头承诺50万股。反正傅盛觉得,自己越卖力越尽责,就越有好结果。

于是,周鸿祎开始更明确的提醒他了。用讲故事的方式。

故事1。07年底,周鸿祎在个例会上说起自己前一天做过的一个梦:他和傅盛吵起来了,周就说:无论你再有能力,也一定要把你开掉。当时,两人其实还处于蜜月期。周笑嘻嘻的讲,傅笑嘻嘻的听。后来傅才觉得,那是周的潜意识。

故事2。08年,程序员事件后。周在例会上讲,文革期间,毛泽东写的《批吴晗》发表不出来。后来批评彭真主持的中宣部“针扎不进,水泼不进”。

故事3。还是08年,周鸿祎又在例会上讲秦始皇和白起的故事。秦国灭了其他国家,就剩下楚国,但楚国又最难打。名将白起因为不赞成秦始皇的策略,抱病不出。这被定义成了“居功自傲”,于是被秦始皇给杀了。周说:杀功臣是有问题,但难道仅仅是秦始皇一个人的错吗?白起就没有错吗?

可千错万错,错在这个28岁的傅盛同学不明白。“傻呵呵的,当故事听”。当故事听的结果,就是继续坚持己见,继续跟老周争论,继续减弱“信任”。周鸿祎当时直接给傅盛讲自己的感受:我这个老板不被尊敬。可傅盛却觉得,说真话才是尊敬你这个老板。不过,这恰恰在老周“脆弱的内心”里,是“巨大的威胁”。可强悍如周鸿祎,怎会内心脆弱?

傅盛第一次体会到这个“脆弱内心的巨大威胁”,是在08年5月。在讨论业务时周鸿祎对傅盛说:你有问题,360安全卫士半年来没加新功能。傅盛不同意:木马查杀能力在这半年有很大提升,用户量翻番,360的技术底子很弱,目前阶段夯实最重要。周鸿祎说:新功能非常重要。傅盛反问说:奇虎之前做了那么多垂直搜索,但做起来了吗?这句话无疑激怒了周鸿祎。他说:傅盛,你做好了360,我没做好搜索,你就可以跳起来跟我争了吗?

当时的傅盛“懵”了,他一直觉得,周鸿祎是凌驾于包括搜索和360在内的所有业务线的大老板。说搜索的问题,并没影射周鸿祎,而是想把问题辩清楚。但在周鸿祎那里,这毫无疑问是傅盛藐视自己、公然对抗的确凿表现和证据。

那就说一说奇虎搜索吧。这是周鸿祎的痛。

二.救主

“360不被关注,所以保证了我们稳定的成长”

2005年奇虎成立,当时的周鸿祎郁闷,但也心高气傲。郁闷,是流量和收入都高于百度的3721仅1.2亿美金就卖给雅虎,而百度上市后有几十亿美金的市值。郁闷,还在于跟杨致远闹翻,雅虎被转手卖给阿里而自己一直不知情。但心高气傲,是觉得自己拿到雅虎搜索的核心技术和团队,可同时斗败雅虎和百度。不仅如此,还做了中国供应商(china.cn),期望打败因雅虎而结下仇怨的阿里。

周鸿祎期望明确:速胜。当时电话给傅盛劝他加盟奇虎的憧憬是:奇虎2-3年就可以上市,2008年,你们都不用上班,坐在家里看奥运了。当时周鸿祎是投资人的身份,大量股票分给了一起创业的合伙人。就是这个造成后来奇虎股份分散。周鸿祎觉得自己做投资人就行,稍微指点下,这些项目就可以顺利推进。

奇虎本意是做论坛搜索,搜索之外还做了针对大众点评的无忧城市51city.com,以及针对酷讯的火车票搜索,还收购了一个SP团队,做无线业务。连着中国供应商,周鸿祎麾下的业务体系涉入五六个领域。所以一开始就有300人,融了2000万美金。

360安全卫士在2005年时完全不在周鸿祎的视野当中,他看重的是已经被证明了的大市场:搜索。当时奇虎想做个插件,用来推广搜索,但当时浏览器上已经插满了各种插件,推广没效果。于是就想做一个“流氓克星”,先把那些插件干掉,再推奇虎搜索插件。流氓克星就是360的前身,缘起就是为推广搜索。但项目负责人做了2个月后离职。

当时傅盛接手了这个项目。做了两个决定,第一,把流氓克星改名成360安全卫士,叫“360”是因为自己生于3月6日,小时候父母的厂叫无线电三六厂,身份证前3位是360,还有也喜欢玩Xbox360;第二,停止跟电信的捆绑合作推广,转而走改进产品赢得口碑的路线。在整个业务线上,360被定位成“口碑项目”,当时有三原则:1.不求商业利益。2.开放源代码。3.任何时候都可交给第三方运营。此时360团队算上傅盛只有4个人。

但现实跟预期截然相反。在速胜的思路下,奇虎有200人做搜索,每月推广费用上百万。到2006年底,第一笔2000万美金的融资就快花完了。奇虎搜索没有起色。而360在低调中成长。傅盛连续给360增加漏洞修复、查杀木马、装机必备、体检等功能。2006年底,每天安装量20万,而这时360整个团队只有10人。2007年中的每天新安装量已经达到了40多万,总安装量有几千万。

周鸿祎的心境从刚起步的郁闷和骄傲,被现实逐步逼向受挫后的自卑。他当时在内部例会上表达了后悔创业的情绪,说晚上经常胃痉挛,知道什么是肠子悔青的感觉。如果当时继续做投资就挺好,本来功成名就,可现在看起来正在被行业当成笑话。周也公开感谢傅盛和360。他还说,如果搜索还没起色,就把360卖了,还钱给投资人,撤出创业大军。当然,周鸿祎没那么容易死心,他内心里还是想做好搜索,打败百度。

06年底,也就是第一笔融资快花光并且360有大进展的时候,周鸿祎要调傅盛去做搜索,把360交给大学同学,后来的奇虎CTO石晓虹接手。傅盛答应了。一个月了解后,傅盛认为奇虎搜索的问题是心态浮躁和精力分散。200人的团队,要做十来个垂直搜索,比如火车票,衣食住行,BBS,博客。但分摊到每个搜索的人很少,不能深入。傅盛建议:把搜索栏目砍到一个。老周不同意。

这个时候360出了些问题。周鸿祎担心搜索和360两条线都败了,于是调傅盛重回360。之后大半年,傅盛开始大举找人加盟。当时懂网络安全的人少,360也没这方面的积累,技术人员还看不起360,认为没有技术含量。傅盛只能在论坛上求人才,自己出差到海南和南京跟人谈。有个高手,说住房困难要跟借几千块。傅盛自己掏钱借给了这个从没见过面的人。当时傅盛给周鸿祎写了封邮件《360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阐述团队跟不上产品的快速增长。

奇虎搜索依然无解。起初,qihoo.com每天的PV有2亿,这成为第二轮融资2000万美金的资本。但这是通过大量推广买来的流量。尤其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图片库,让用户一张一张的不停点击,使得人均PV上百,实际UV只有200万。等第二轮融资到位后,周鸿祎改变策略,缩减推广投入,砍流量。直接后果是qihoo.com每天PV从1亿直线跌到100万。奇虎搜索没有竞争力。

回顾这段历史,傅盛认为失败源于两点:1.老周的膨胀心态,自认为不比马云、李彦宏差。求速胜,沉不下来。2.什么热做什么,精力分散。当时奇虎网页搜索用70人对抗百度三千人,火车票搜索几个人对抗酷讯,无忧城市二三十人对抗大众点评网,连同对抗阿里的中国供应商,但每个领域都缺乏独当一面的领军人物。每次例会,周鸿祎一骂人,产品就开始改变方向,却达不到老周的要求。下次例会,周鸿祎又会骂人,就再变。

另一个事实却是,在没有推广和周鸿祎基本不关注的情况下,360安全卫士在2008年突破一亿用户。傅盛说:360不被关注,所以保证了我们有稳定成长的环境。但即使到2007年,360在奇虎体系里仍无足够重视。360团队的股票和工资是同级别的搜索员工的一半。周鸿祎说要砍项目,“360这样的口碑项目砍掉也没什么”。傅盛用“事在人为,有用户自然会成为战略项目”来激励团队和自己。这就形成相对独立的团队氛围,为之后被定义成“独立小王国”埋下隐患。

2007年底傅盛定下211工程,其中一个1是2008年360完成1亿收入。当时很多人都不太信,也包括周鸿祎。在九华山庄的温泉里,周对傅说:如果真完成了,那明年请你去日本泡温泉。当时空中网CEO王雷雷看到360快速普及,就给周鸿祎说过,别做搜索,全力做360。但周没下决心。

真正刺激周鸿祎令其改变态度的,是陈一舟。在当时的业界,周和陈两个人地位并立,都属于二次创业,却不太被看好。但08年4月千橡以SNS概念融资4亿美金。当时周鸿祎打了个很长的电话给傅盛:只要集中力量做好一件事情就能成大事。从当时开始,周鸿祎决心放弃三年未成的搜索,全力做360。

不过,正是周鸿祎的彻底转变,开始把傅盛架到了一个关键且险要的位置上。最早时,搜索即奇虎;后来,搜索+360即奇虎;现在,360即奇虎。傅盛的位置悬了。

 三.决裂

“360姓周还是姓傅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就是周鸿祎下定决心全力做360之后的2008年4月,他告诉傅盛:360员工的股票让你来发。但没有定下应占比例是多少。接下来傅盛给出一个方案:把360员工的股票与搜索团队拉平,占到总体股份2%。没料到这个方案激怒了周鸿祎,他告诉傅盛:你不能拉团队来跟我讲条件。傅盛当场被“急哭”了:我从来没想过跟你讲条件。这是一个导火索。两个人的关系开始急转直下。

接下来,石晓虹带头开始做360杀毒,直接向周鸿祎汇报。一度担任奇虎搜索CTO的李钊被派驻进360,组成一个“特别小组”。刚开始是说要帮助傅盛招人,但后来就直接做具体项目,不参加360事业部的例会,直接向周鸿祎汇报。对此,傅盛是不闻不问。他不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在一些其它业务的讨论会上,傅盛也是低头玩自己的iPhone。这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抱病不出”的白起。

最打击傅盛的一件事接踵而来。周鸿祎称收到一封匿名信,投诉傅盛的工作问题,但措辞模糊,没具体的细节。但周对傅说:我对你100%的信任,我回了封邮件,他也没再回。傅说要看一下邮件。但周说已经删了。傅盛就觉得这是假话:要么,周不信任自己,要么,就根本没这封邮件。

傅盛不爽,第二天没去上班。这彻底激怒了周鸿祎。第三天,他让石晓虹要来了360全部100个员工的排名,给很多人加薪,并单独交谈了一轮。从头到尾,傅盛不知情。加薪之后,周找傅又深谈了一次。这一次才使傅盛完全明白了周的担心:我是老板,但你的很多做法让我不舒服。之前,周的谈话都是提醒傅要有胸怀才能做大事。但这一次谈话周告诉傅:我作为老板,什么事都可以做。傅盛感觉到周想说的其实是:先承认皇权,之后才有所谓的合作。

但,当时的傅盛已经不想干了。这却让周鸿祎陷入矛盾之中。他努力的想挽回,告诉傅盛:我不能让别人说成是卸磨杀驴,我们可以平等的讨论问题。石晓虹等人也来劝。傅盛心软了。又倒回去给周鸿祎道歉:说自己也做得不好,以后会好好干。其实,无论周鸿祎的挽回和傅盛的心意都算是大体真实的。此前一段时间,周鸿祎三番五次表现出重用傅盛的努力。

在一次单独谈话中,周鸿祎明确表态把傅盛作为接班人培养。傅盛的股票从进入奇虎开始是作为产品经理的8000股,后来追加30万股,占总股份千分之二。本来要加到50万股,后来周鸿祎许诺给到100万股,但因“手续原因”一直没兑现。

但同时,周对傅的不信任和制约开始加码。2008年6月,也就是傅与周经历危机并回心转意之后的一周,周再次提出:你不适合做总经理,做产品总监最好,但没人事权。傅回答:没人事权,那其实就是产品经理。周说:创业公司,不需要Title。傅回答:奇虎好几个副总裁,那也不要Title吧。这个顶撞无疑再一次激怒了周鸿祎。

是痛下决心的时候了。对于傅盛,他认为周鸿祎没有任何理由撤自己的职,360一直是奇虎旗下唯一完成业绩指标的部门。即便自己对Title不在意,但那表示周完全不信任自己。而对周而言,他实在不能容忍自己不能完全、彻底的掌控360。而就在周最纠结的时候,有人对他说了一句话:公司是你的,别在乎别人怎么想。这把周彻底推向了天平的另一边。

傅盛再一次向周鸿祎辞职的当天,手续还未完成,傅盛的邮箱就立刻失效了。当天360安全卫士二十人的骨干被召集,开了一次“批斗大会”,历数傅盛过失。有员工一边开会一边发短信给傅盛“实况转播”。有些话,傅盛认为周鸿祎在撒谎。批斗会一直持续几个星期,甚至到北戴河开。在某次会上,疲惫的一直处于纠结的周鸿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360姓周还是姓傅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360到底姓周还是姓傅?这个问题在傅盛那里的回答也是:“当然姓周”。到底是否尊敬周鸿祎?这个问题傅盛也给过周鸿祎一个明确的回答:我从3721开始跟了你7年,从没要求过工资或股票,我对你不仅尊重更是感谢。但傅盛一点不明白周鸿祎的纠结心态:从股份而言,傅丝毫没有挑战周的空间;从为人而言,傅盛愣头青一个,越是尽责,才越会在具体问题上跟老板较真;从政治技巧而言,傅盛自觉是年轻气盛,懵懂小孩,不是拉帮结派那种人。

360安全卫士之所以成,是傅盛还是周鸿祎功劳大?这个问题日后雷军也问过傅盛。傅盛说当然是老周。第一,360的前半段,周鸿祎给了空间,即使这种空间不是特意给的。第二,傅盛离开后的后半段,周鸿祎快速稳固了团队,并为360实现了强悍的商业模式。尤其,周鸿祎自此从3721/雅虎时代的主打合作/取巧的运营思路,转向了扎实产品/赢取用户的口碑路线。但傅盛认为,关键不是谁功劳大,而是自己的功劳是否被承认。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没什么不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剧情没有就此打住。其实直到两年之后,傅盛才明白,最纠结周鸿祎的担忧,可能并不是“360姓周还是姓傅”的问题。那是一个伪问题,所有人的答案都会是周。那什么是真正的问题?这可能要追问周鸿祎的过去了。

 四.内心

“不要认为你可以对360做我对雅虎做过的事情”

傅盛从360正式离职并且拿到20万股股票的条件是,要跟奇虎签订一个严苛的离职协议:第一,18个月内不能做任何跟奇虎有竞争的产品,包括安全和搜索。第二,不能加入跟奇虎有竞争的公司,包括当时几乎所有主流互联网公司。第三,傅盛创业的公司不能接受奇虎员工。第四,永远不能公开讲不利于奇虎公司的话。为什么签这个协议?傅盛说了两个理由,第一是息事宁人,赶紧完事走人。第二,当时齐向东告诉他,协议就是个过场,只要你半年内不做安全,就什么事都没有。傅盛信了。

但就在傅盛接受经纬创投的邀请去做投资副总裁时,经纬合伙人张颖收到周鸿祎的带话:不要接受傅盛,接受就是作对。张颖没妥协。就在雷军准备投资傅盛做可牛影像软件时,也收到同样的带话。雷军也带话给周鸿祎:第一,傅盛给你打了几年工,但不意味着一辈子是你的人,卖给你了。第二,我跟傅盛讨论的业务不跟360竞争。第三,你让我不投资前360员工,可你投资了多少金山前员工?

从360辞职21个月后,可牛推出可牛杀毒。杀毒软件上线第一天,就被360安全卫士直接拦截。自此,傅盛开始打破沉默,跟周鸿祎在媒体上公开对抗。包括2010年3Q大战,傅盛公开指责360;后来可牛被金山网络收购,傅盛做CEO,与360全面竞争。直到2011年10月,360状告傅盛盗取360的技术机密开发可牛杀毒。如果属实,傅盛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小人;周鸿祎对傅盛的不信任就是明智的,打压是应该的。

傅盛对此否认。可牛杀毒是他离开360长达18个月后由可牛员工开发的,跟360杀毒没半点关系。但傅盛想说的不止这点,他更想起当年在360与周鸿祎争论时的一句话,周鸿祎告诉他:不要认为你可以对360做我对雅虎做过的事情。当时傅盛很紧张的说:怎么会!不过,现在周鸿祎就是在指责傅盛对360做了当年他自己对雅虎做过的事情。什么事情?

3721作价1.2亿美金卖给雅虎,但条件是,周鸿祎在任内必须完成一定的业绩指标,否则1.2亿作价会打折。周鸿祎通过给登录邮箱后自动启动Mini版IM,完成了IM的业绩指标;通过给当当等其它网站用户提供后缀为@dangdang.com 的雅虎邮箱,完成了邮箱指标。但雅虎总部不认可,认为这些都是非自生的流量。而周认为,这是其合纵连横的创新策略。这直接导致了周鸿祎和杨致远以及雅虎总部的决裂。后来,雅虎中国被转手给马云。

一个被业内广泛传播的说法是,决裂后的周鸿祎在离职之前半年就开始把雅虎搜索的核心人员和技术转出雅虎,成立奇虎。傅盛说,奇虎不仅收纳了当时雅虎中国的大部分核心人员,奇虎搜索也基本上是雅虎搜索的翻版。当时周鸿祎给员工打电话,明言若加盟奇虎,就会在雅虎时多收到奖金。离职后的周鸿祎,又指挥奇虎大量卸载雅虎助手,之后,雅虎中国业务几如废墟。在奇虎进行第二轮融资时,杨致远和马云都以道德为由进行了阻击。

所以当傅盛要离开360时,周鸿祎完全有理由担心傅盛会用类似的手法对付自己。无论产品还是团队,360都是傅盛一手带大。于是,无论是连续批斗、严苛的协议、以至于后来的“劫杀”与诉讼,都不难理解。在周眼里,这也许不是一场主人对奴仆的教训,可能更多是你死我亡、命悬一线的战斗。但问题是:傅盛可能并不会那样做。毕竟,傅跟周,是从经历到性格都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傅盛眼中,周鸿祎有个致命弱点:周的假想敌永远是自己,他自己怎么做,就认定对手也会怎么做,很难用别人的方式思考问题。比如傅盛是在离职后才跟张颖和雷军第一次见面,但周鸿祎认为他们早就处心积虑要从360挖走傅盛。“可牛”是傅盛在加盟奇虎前就准备注册的公司,但周鸿祎也认定这是傅盛加入奇虎后私下注册要盗窃360技术的公司。为了给自己对别人的判断建立合理性,他会不断的说服自己,以建立强大的心理防线。他会把对手某些方面无限的放大,以此作为理由做出彻底、无情的打击。

2005年初建奇虎时,周鸿祎给当时还只是最基层产品经理的傅盛打了三小时电话,劝他加盟奇虎。当时,傅盛已经开始注册“可牛”准备创业。周鸿祎反复解释自己在雅虎受到的委屈,被马云如何奚落,称自己迫不得已。放下电话,傅盛感慨,周鸿祎根本没必要花3小时来说这些。其实他不仅是在对傅盛说,更是在对自己说。相信周跟很多人这样说过,以一步步把自己的心理防线构建出来。

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是邪恶的。周鸿祎也是。他需要这些自我说服的工作,使自己不受伤害。傅盛能感受到,周鸿祎也会有意识到伤害人的时候,他会做出一些示好的举动来给缓和自己。但这些示好会被他当作自己是个好人的证据,这样会更加变本加厉的伤害对方。而一旦在心里证明了你是个坏人,他就会不断加强,最后把你当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于是,说谎、追杀,所有手段都可以使用,都只是打击恶人的方法而已。

360把傅盛以“盗窃东家机密”的罪名告上法庭的同时,2011年9月,法院公布了一年前3Q大战的裁决:360败诉,对QQ不正当竞争,判罚40万元。以此为节点,360再一次因为破坏规则谋取小利而透支掉行业信任。更多人正为此感到唇亡齿寒,这正在成为一道看不见的陷阱。雅虎、阿里、遨游、百度、金山、可牛、卡巴斯基、腾讯之后会是谁?杨致远、马云、田健、李彦宏、雷军、傅盛之后会是谁?

傅盛最后说:不要把别人逼上绝路,留一个让他人信任自己的机会。

2011年10月12日 发表于财新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