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苓峰 > 互联网的病毒儒家的魂

互联网的病毒儒家的魂

中国互联网的口水战从来没断过,而且越来越盛。这样的局面是否跟儒家的愚民手法很像?
  “互联网上的道德口水,跟儒家的愚民手法一个样。而要打破独尊儒术那样的政教苟合,互联网又最有用”。王煜全和王煜昆两兄弟就坐在我的对面。王煜全,业界颇具口碑的电信市场营销和战略咨询专家。王煜昆,在大企业比如亚信呆过,也自己创业有小成,最近5年赋闲,就在家里看书,一摞一摞的书。我挺佩服这种有能力不工作而又真地就不工作的人。拿得起然后放得下,能踏实做学问。

儒家的老祖宗周公是个伟大的政治家,但他撒过谎。这是王煜昆逻辑的起点。他的史料考证和逻辑推演认为,中华文化起始的夏商周三朝中,夏朝根本不存在,夏朝是周公在《周书》里面编造出来的。为什么要编?周要讨伐商,犯上是大罪,需要一个硬理由。如果商之前有个夏,商因为夏的残暴而把夏灭了。那么周就可以因为商的残暴而把夏灭了。你抢人家的,我也可以抢你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所以历史故事里,夏桀和商纣是一个模样,商汤灭夏和周武灭商,如出一辙。

这被看成是儒家起源落下的病根。做事找借口,拉大旗作虎皮,总之要证明自己是正当的。历史可以编造,老大可以推翻,下手就没底线。孔子继承周公的衣钵,主要干的事情就是为中国人树立了一个巨高无比的道德标准,统一用“礼”的形式固定下来。中国人必须照办。但这个道德标准如此之高,要天下为公,我为人人,没人能达到。既然你做不到,那我就可以收拾你,把你打入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可讨伐的位置。

虽然儒家被打倒很多年,不过老实说,儒家的这一脉还是被完整继承了下来,也蔓延至周边国家和地区。举例,有个微博这样说,有人抱怨某临国税收太重,逼迫民营企业不得不打擦边球。但当官的很诚恳地说:我们也知道税很重,这是策略,目的就是要逼着你们偷税,让你处于“违法”状态,这是悬在你们头上的一把剑,任何时候看你们不顺眼或者任何时候你们在其它领域不听话,我们就砍断那系剑的绳子。

周公编造的是夏朝,给周朝一个造反的理由。儒生们继承的是一套道德标准,给一个束缚每个人的理由。其实这正是中国发源的两大派别,儒和道的不同之处。儒讲形式,曰“礼”,记住就行,然后照做。道讲道理,曰“道”,需要理解,存乎一心。王煜昆举例说,儒家讲仁政,是孟子的“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但为什么民为重,不说。反正就给了个道德标准,照办。但道家讲仁政,是老子的“知常乃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逻辑畅通,所谓“公乃亡”,就是只有仁政了才能称王,才能统治。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因果关系,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德法则。用礼的形式来穷尽道德法则,于是礼就不可避免的相当多,所谓繁文缛节;而道家用逻辑来梳理,老子强调“见素抱朴”,用最基本的方法。

儒学的核心是礼学,礼学的核心是等级,等级的核心是封建。儒家用以约束人的“礼”,发展到极致,就是“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凭什么不能请64个舞女,也就是八佾,在自家院子里跳舞?凭什么这就犯了不仁不义的天条?对仪式的规定如此之严,让人习惯遵守而不是去叩问本源。这跟道家的讲道理、求简单如南辕北辙。儒家的盛行,结果就是对中国文化的全面摧毁。王煜昆如是说。

今天的互联网,是不是跟儒家很像?先停下来想一想,再接着看。

一个事实是,中国互联网的口水战从来没断过,而且越来越盛。一个CEO跑出来在报纸上、在微博上骂另一个CEO,骂他道德败坏、人品低下、弄虚作假,很常见对吧。为什么呢?就算他真是岳不群,跟做生意有多大关系呢?这就是儒家的逻辑。只要证明你是个坏人,那我就可以代表所有人,站在道德高地上攻击你。既然你是个坏人,那么对坏人用什么违法乱纪的残暴手段都是正义的。用革命的暴力推翻反革命的暴力。这就是周对商,商对夏的逻辑。

另一个事实也就应运而生了。既然站在道德高地上能够对“坏人”无所不用其极,那么最好我就永居于道德制高点上。所以“装”就成为了很多人的方法。装到极致,就是造神。于是我们看见了好些没有缺陷的企业家,某些动不动就以造福于全社会为目标的伟大企业,某些就算公然抢劫、破坏规则、说谎话、始乱终弃的行为,也会给自己披上“诚信、理性、勇气、坚持”的标签。毫无廉耻。

不过得承认,他们都是中国式的聪明人,继承了儒学在其阴暗面上的衣钵。儒学虽然衰了,但被其禁锢的思维方式一直延续下来,所以这群人借由这个土壤,成为了互联网上兴风作浪的力量。

也许你也有这个疑问:既然儒家讲礼仪,讲形式,束缚人,那为什么它统治中国几千年?原因基本没有疑议:正因为它有这么多“优点”,所以封建皇帝选择了它:你为我服务,我替你扬名。礼仪、形式、束缚,是专制最需要的系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叫人没有选择,什么样的人,只配坐什么草席穿什么衣服用几个舞女。专制也是叫你没有选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什么工具能对治专制?王煜全几乎是以一种布道者的坚定说出来:互联网。

在草原上,狮子和羚羊是相互淘汰的。快的狮子猎杀慢的羚羊,但快的羚羊会饿死慢的狮子。进化是相互制衡的结果。但专制很坏。所谓专制,就是设立边界。规定狮子和羚羊都不能越界,过界者死,于是羚羊就被圈起来了,出不了界,再快也没用。狮子也不必快了,所以慢的狮子也能活下来。羚羊也不必快了,必须拍马屁和出卖同类才能活得长久。

互联网就是一个天然的没有边界的地方。网站追用户,用户逃离网站,两个力量都不能阻挡。一个链接,就可以进到一个网站,一个链接,就可以出去一个网站,瞬间完成,逃的成本极大降低。把网站比拟成国家,简直是一个异常自由的世界。尤其在互联网的初期,群雄并起,相互制衡,就像春秋战国时,思想鼎盛百家争鸣,各国必须励精图治,否则勇士智者,抬脚就走,去帮助你的敌人。秦汉一统天下,就焚书,罢黜百家。万马齐喑。

但有两个因素在阻碍用户出逃,加剧专制的力量。首当其冲的因素是恐吓。我告诉你,一旦出了边界就是死,你还敢逃吗?在现实里,最有效的恐吓是死亡。在互联网上,最有效的恐吓是病毒。我告诉你,不用我的软件而去用对手的软件你就会中毒,这就是恐吓,硬生生的把你圈养在我的领地里,丝毫没有逃的勇气。圈养住了用户,反过来再恐吓其他的网站,你不给钱,我就恐吓用户说你有毒。这是吴思所讲述的血酬定律:伤害权是最容易赚钱的力量。想要不被我伤害,就给钱。这就是某些安全软件干的勾当。

对治恐吓,王煜全认为解法是公益化的开放。有天然恐吓权利的是安全软件,它就像是现实里的军队。军队需要有两个特征:第一,它需要公有,第二,它不能有商业模式。私有的军队,就会为一己私利服务,想赚钱的军队,比黑社会还坏。所以要么国家要么行业协会要么领袖级企业,拿出钱来做开源的安全软件,不赚钱。然后让网民来用脚投票,是选择有盈利压力的军队还是不想赚钱的军队。那些被吭过的人,被抢劫过的企业,应该大有兴趣来添砖加瓦。

其次的因素,是垄断。起初,SNS和微博的崛起有助于互联网。因为他第一次使得真人和熟人在网络上联系,增大了犯罪成本降低了犯罪冲动。而此前,你不知道网络对面是一条狗,就像火车站,流动性大,彼此陌生,于是骗一把就走,被抓获和定罪的可能性低。但如果当SNS或微博等社会化形态发展到一家独大,那就物极必反,因为所有人都被绑在了一个社区里,“出逃”的可能性极低,这反过来,就会加强杀害的力量,比如SNS或者微博滥用用户隐私的问题。

对治垄断,王煜全认为解法仍然是开放。建立以每个人为中心的社交联系。我的关系链是我的,不是某个SNS或者微博的,我可以给公司甲使用,也可以给公司乙使用。避免垄断的形成。扎克伯格曾经说,Facebook一定能赚钱,因为有很多用户数据。接下来就有人说:不对,这些数据是我的,不是你Facebook的。后来扎克伯格到电视上道歉。不过这一天在中国要到来还需要很长时间。现阶段,还是靠市场力量,公司竞争,相互制衡。

2011年11月10日 19:15 本文发表于财新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