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苓峰 > 和周鸿祎聊“屌丝逆袭”

和周鸿祎聊“屌丝逆袭”

程苓峰:看了你的公开信。里面提到“360老干损人不利己的事”。但实际上很多事是利己的。比如战百度,360搜索就自然更能生长。战小米,360特供机就自然获得关注。打流氓软件,360安全就相应崛起。

周鸿祎:德鲁克说企业有两种,一种是为了赚钱不惜给社会制造问题。另一种是通过解决问题获得发展。每个社会问题就是一个商业机会。如果你想把生意做大做久,那就去解决问题。通过制造问题来赚钱是投机,不长久。

有人说你怎么老惹事?用媒体的话说,总处在风口浪尖。但我希望大家在讨论360之前,先有个基本认识,360到底是为社会制造了问题,还是解决了问题。360做免费安全,没向用户收一分钱再解决了流氓软件。推so.com,放弃医疗广告收入,用户一步到位获取有价值的医疗信息。都是在解决不负责任的企业制造的问题。

企业的目的就是要赚钱,否认这个就是虚伪的。但利己的前提是利他,利他就是利于用户。我们做了一些事,一开始不是奔着钱去的,而是为解决问题,但把人得罪了。对我来说,这就是损人不利己。

程苓峰:你干过纯粹的损人不利己的事吗。

周鸿祎:大学一年级时,有高年级学生常到我们班的一个同学这蹭饭吃,那同学不敢怒也不敢言。我知道以后,等那大个子再来,就冲上去推了他一下,说他无耻,让他滚开,结果被揍了一顿。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算不算损人不利己?

程苓峰:那个师兄的做法是合规则的,蹭饭是你情我愿。但你推人骂人,就不合规则。人家合规则不合情,你合情不合规则。这是你的麻烦所在。

周鸿祎:你这么理解不对。规则的目的是保证“Fair Play”,否则就要改变。

你说蹭饭是你情我愿?那是那个同学表面上装出来的。如果说那是规则的话,那也是高年级、大块头们制定的规则,骨子里是不公平的。这玩意儿就像国家竞争,各有各的国际法,想要公平,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增长自己的实力,光靠法律没用。邓小平那句话,“落后就要挨打”,同样适用于互联网。

巨头抄小公司的产品,小公司都忍气吞声。这是不公平的,但在目前法律却是合法的。2010年腾讯模仿360并大规模捆绑,360要想活下去,唯一办法就是用产品遏制,做QQ保镖过滤你的广告。代价是我们输了官司,但受益的是整个行业。长期看这对腾讯也不是坏事。

程苓峰:你的公开信里提到,“即使被人按在地上狂揍,也能再站起来吐口唾沫说不”。你一直是如此个性吗。

周鸿祎:我有个朋友,他给我讲小时候的事,我印象很深。他上课说话,被老师罚站,看到下面同学嘲笑的眼神。他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心里就埋下阴影。西方的老师是不会这样的。我这个朋友因此痛恨中国教育体系,移民去了新加坡,在当地小有成就。

但我跟他不一样。我小时候罚站是家常便饭。我就做鬼脸,逗全班同学笑。越是有嘲笑,我就偏要逗他们笑。老师没办法,只好让我出去站。出去了我就满学校跑,下课再回来。老师拿我没办法。我忍受力强。

那个体系没伤害到我,我能搞定它。

程苓峰:你算真实。但是个“坏”学生。

周鸿祎:有次上课做鬼脸。老师甩粉笔头砸到我头上。我觉得人人平等。也捡个粉笔头砸到老师身上。他冲过来用教鞭打我,教鞭都打断了。你会因此断定我是个坏学生吗?

我不喜欢班干部。觉得他们“装”,看不惯。有个人被选成副班长,我就是忍不住,讥讽他。打了一架,我脸都被挖烂了。老师停我的课。我就每天背着书包出门假装去上学,在街上晃。最后有其他老师说情,我才又回去。

但我学习一直是最好。老师却不喜欢我。那时学生分两拨。一拨是学习好、守规矩。老师喜欢。一拨是学习不好、不规矩。老师不喜欢。但我哪一拨都不是,学习好但惹麻烦最多。

那是80年代初,改革开放刚开始。那还是一个只有黑白电影、电影里只有好人和坏人两种角色的时代。我这种人显然是一个“有点精神分裂”的。

程苓峰:这个点是你在公开信想说的。蔑视权威。蔑视不理解的那些“规矩”。

周鸿祎:我初中加入文学社。可我写作文跟别人的价值观不一样。别人描写生活美好,“歌功颂德”。我写文章就是为了自己欢喜。我写过篇小说,把语文老师骂了一顿。后来就被文学社开除了。

我喜欢抢答比赛。脑筋急转弯那种。一个人胃疼却去眼科,为什么。因为他是眼科医生。一个人只拿着一个皮球又要拿几个鸡蛋,怎么拿。把皮球放气,成了瘪的一层皮,就用来盛鸡蛋。

这种逆向思维小时候就种下了,后来就用来做企业和打战。

程苓峰:你为什么非要写文章骂老师呢。你确实是个trouble maker。

周鸿祎:从小就是trouble maker。比如刚才提到的,帮同学教训那个蹭饭吃的师兄,还被打了。我当然不服气,又找了几个老乡把那家伙堵住,吓唬了一顿。再后来那家伙因为偷窃被学校开除了。

不过这下就让我出名了。我挨了警告处分,全校通报。一下就被贴上“坏学生”的标签。他们看我的眼光都很异样。

程苓峰:你退缩了吗。

周鸿祎:没有。92年到上海实习。有个同学逛服装街,光看不买。人家看他是乡下人,扯起皮来打了一耳光。同学跑回来给我说。我就在宿舍里纠集了十个人去“报仇”。书包里塞了碎砖头,走到当时的服装一条街。我当时觉得上海人文质彬彬的,教训一下没问题。

那是改革开放头几年,摆摊卖服装的个体户都被瞧不起,多是刑满释放,“山上下来的”。我们刚进去就感觉不对劲。都是五大三粗青风黑脸的。我们刚一开口说话,摊主就冲出来。整个街的人都动起来,我们这伙学生被打得四处乱窜。

我就是看不惯现实,却不是圣雄甘地那种“非暴力不合作”。偏要强出头,以暴制暴。

程苓峰:你有没有把“个性”用到学习上。而不只是打抱不平。

周鸿祎:我很喜欢计算机。大学里机时很紧张,每人每周20个小时。我就天天蹲在机房门口,看哪个位子空着就窜进去。后来到了晚上我就和两个同学藏在机房里,等锁门了就在机房里呆一晚上。天亮了从天窗爬出去回宿舍睡觉。昼伏夜出。看宿舍的老太太觉得我们这帮人“不正常”。

后来学校机房丢了配件。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周鸿祎”一伙。跟我一起藏机房里的有一个就是石晓红,现在360的副总裁。

程苓峰:你这么爱学习。大学同学怎么看你。

周鸿祎:还是trouble maker。每次看到嘲笑的眼神,就会激发我的斗志。我要证明,跟他们不一样也能成功。他们西装革履,循规蹈矩。他们之所遵守纪律是被束缚了,而不是来自内心的自由。

程苓峰:你想做的呢?

周鸿祎:我藐视束缚人的纪律。只要代价可以承受,就去突破那些规则。别人也可以说是钻空子。反正在他们眼里,这样做就是违规、违法。

程苓峰:你是个屌丝。对高富帅不服气。

周鸿祎:我大学上的是教改实验班。这帮同学来自各地的尖子,都自认为人中龙凤,极有优越感。除了成绩好,还有桥牌、弹琴、书法之类的特长。对待同学,表面客气,但实际什么都要比个高下。

只有我是从普通中学来的。我英语差,开口就被笑。个头小、其貌不扬、发型土。打架、被警告、没啥朋友。

我就是个屌丝。

程苓峰:有没有人认可你的屌丝形象。

周鸿祎:大学时拿到《硅谷热》这本书。当时非常激动。我从中看到这么几样东西。

第一是反叛。仙童那帮人就是这样,才有了英特尔和苹果。你要无所顾忌的实施自己的想法。年轻的英雄要挑战巨头。要藐视规则,藐视“穿西装的遗老遗少”。

第二是think different。这样才有存在感。

第三要做产品。只有把具体产品具体搞出来才能影响世界。

这就像《盗梦空间》,种子在那时就在心里种下了。以后就越长越大。那之前,没人认可你的叛逆和野性,你只是无意识中跟随自己的天性。但那之后,你相信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要为之战斗的东西。

程苓峰:那你有做产品吗?

周鸿祎:我就开始做一个反病毒卡。后来这张卡得了全国挑战杯二等奖。再后来想把这张卡生产出来。我就一个人去北京找生产商。当时住清华地下室。白天拿可乐瓶倒满白开水就出门,一家一家敲门推销。当时瑞星也在做反病毒卡,我就直接进它们店,说“我做了一个比你们的还棒”。人家一看感觉明显是屌丝捣乱,就把我揪出去了。

直到后来找到当时还有点名气的“晓军电脑”。见到晓军本人,他说蛮有意思,但不想给钱,说用三台电脑换我的病毒卡。我觉得不划算。就又回了西安。

程苓峰:放弃了?

周鸿祎:不会。我就开始募资。到处跟人说我要量产反病毒卡,欢迎你们投资。今天中国遍地的天使和VC,但那时啥都没有。后来我成功忽悠了谭晓生,现在360的首席隐私官,给了我1000块。还有我女朋友母亲的5000块。现在说天使就是3F,Family、Friend、还有Fool。还真是。

我一个人跑去深圳买元器件,自己学着焊电路板、写说明书、弄包装盒,再一家家敲门找公司卖。一条龙服务。卡倒是卖出去不少。但人不会用,BUG也不少。他们就大骂“周鸿祎”。我那时开始真正了解用户的想法,不是你想要卖什么人家就会用什么。

程苓峰:那是在学校里的情况。后来工作了还这样吗。

周鸿祎:我是抱着混户口的目的进方正的。但做事还是老样子。

刚进去参加一个系统集成项目,对方提供的只是个初级系统。我一上来骂他们,“你们怎么连可视编程都没有,太落伍了”。对方很生气,说“我给你20天,如果能拿出来一个可视的界面开发工具,我们就用你的。否则就闭嘴。”

我就去找把我推荐进方正的师兄李钊,他现在也在360,两个人连熬20个晚上,做成了。这下我一炮打响。这个系统方正从95年用到2000年。

程苓峰:那公司的人喜欢你吗。你算是高富帅了。

周鸿祎:不喜欢。我在头半年里把几乎所有中层都得罪了。

一般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进新单位,都有畏惧心理,说话低调,逢人点头。我却是指点江山。我会就直接走进一个部门对他的经理说:“能不能把你的工作给我介绍下,我听一听。”对方介绍了。我就开始说,你这么做有问题,你照我说的做才靠谱。

那是个“夹着尾巴做人”的时代。我是“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相当二。

程苓峰:我问过谭晓生。他说你用极端的方式不断成功,所以反过来不断强化这个特点。“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你多年实战中树立起来的信念。

周鸿祎:大学时搞过一次“个性测试”。从智商、逻辑、判断、感性多个方面测试。0表示一个极端,10表示另一个极端。我的得分在同学里很特别,大部分不是0就是10,没中间分。想象力得了10分。恒心得了0分。测验结果是“性格尖锐,新环境生存能力差,成才障碍难”。

程苓峰:这个测试标准认为,中庸的性格就好。

周鸿祎:那个测试的标准是,性格均衡才容易成才。我却看不惯那种人,他们没特点。

程苓峰:所以你一直被看作异类。你是条鲇鱼。

周鸿祎:我真实的活着。

程苓峰:你生下来就有反叛的基因。但那个时代、那种社会土壤并不鼓励,反而视为异端。这更激烈的激发了你对传统权威和规则的抗争心。以此为乐,以此为荣,甚至不惜与一个体系为敌。你就是这样被造就的。

这里是程苓峰和他朋友们所精选。在微信加“云科技”为好友就能关注我们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