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苓峰 > 听易中天聊国人无良无德之根源

听易中天聊国人无良无德之根源

易中天的36卷《中华史》开始陆续发售了。其宗旨是:文明是有其意志的,有演进的轨迹,中华文化要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程苓峰:中华文化为何没有产生科技。

易中天:因为中国文化是伦理至上。这是中西文化之间的重要区别。

西方文化通过人与物的关系实现人与人的关系。比如用契约,货币。也包括西医,把人当作机器。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

中华文化通过人与人的关系处理人与物的关系。比如岁寒三友松竹梅。拟人化了。荷花出污泥而不染。青山多妩媚。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总把自然看作人。就不会有自然科学。没有自然科学就没有其它科学。

程苓峰:中西文化有如此不同的源头是什么。

易中天:中国是大陆农耕文明。西方是海洋工商文明。这个东西现在我还不想说。《中华史》到第二十几卷会讲到。到时我们再专门聊。

程苓峰:我胡猜一个。大陆农耕文明里人最重要。一辈子就住在一个地方,就这些乡亲每天见面,落脚点在人身上。海洋工商文明里交易重要,每年跟不同的人做买卖,人总是新面孔,交易的东西是不变的。所以商品就重要,落脚点在物身上。

中华文化为何没有产生民主。

易中天:民主是个意外。

按照正常程序,最先产生的是君主而不是民主。六大古代文明全是君主。部落到部落联盟,再到国家,自然就产生君主。这个过程中先实现了财产私有。当财产越来越集中,就诞生了国家。

古代文明里唯独雅典是城邦民主。它是个例外和意外。所以中华文化也不可能自发的产生民主和资本主义。

程苓峰: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关系。

易中天:资本主义不仅仅是经济模式,也是社会制度。资本主义一定是民主的。

资本主义的前提是自由贸易和公平竞争。第一是财产彻底私有,保护私有财产。这个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到现在都没有。当财产私有了,人就变成了单个的人,从传统关系里解脱出来。所以就一定要求民主,否则财产就保不住,独立也保不住。所谓民主,就是主权在民,权力民授。

既然是独立的人,要组成社会才能在大自然里生存。就必须有人和集团来管理社会。政府官员是职业经理人。议员是代理人。议会是董事会。公民是国家公司的股东。通过开股东大会和董事会,选CEO来帮我打理。

在一个没有民主传统的土壤里,不可能有资本主义。说明初有资本主义萌芽是不对的。

程苓峰:中国一直是君主制。是否有过民主。

易中天:民主就是人民授权。相对于君主制说的。君主制就是政权天授,主权在君。

古人讨论过这个问题。弟子问,尧是否真是禅让天下给舜。孟子说没有,天下都不是他的,怎么能让。孟子说:天授之,民授之。我把这个叫做“双重授权”。这算是古人谈论民主最极端的说法了。

孟子没反对过君主世袭。如果是民主就要换届。但在中国只有改朝换代,换家族,家族是没任期的。人家说自己“奉天承运”,表示是天授之。

打个牵强的比方。把国家看成公司。民主制度下,人民是股东,国会是董事会,总统是CEO,可以被问责。在中华古帝国,董事长是天,CEO是天子。

程苓峰:那“天授之、民授之”里的天和民是啥关系。

易中天:天是听人民的。所以叫“天怒人怨”。天怒就是闹地震发洪水。人怨就是农民起义。皇帝要下罪己诏。否则就改朝换代。

程苓峰:既然民主是个例外和意外。那它茁壮成长的原因。

易中天:民主必然成为潮流。因为文明是有意志的,就是要为全人类找到谋求幸福的途径和方式。未来就是一个文明,也就是人类文明。追求共同的价值:独立、自由、平等。

只有民主制才是实现这个共同价值的最不坏的途径和方式。听清除我说的话,不是最好的,而是最不坏的。

程苓峰:最好的是什么。

易中天:最好的没有。只能找到最不坏的。

程苓峰:中国人5000年历史传承,有勤劳、善良诸多美德。为何陷入今日之无道德、无原则、无价值观的境地。这个文化演进的逻辑是什么。

易中天:中华文化是无宗教、无信仰的文明。古希腊的民主是例外和特例。中华文化也是例外和特例。

每种情况都是有利有弊。好处是能包容所有宗教,可以什么都信。比如“祭神,如神在”。祭祀时我还是很认真的,但祭完了就不存在了。爱祭谁祭谁。牌位上放祖宗、妈祖、关公、菩萨、太上老君,都可以,没所谓。

其实什么都不信。信则灵,灵就信。考试拜文昌,生娃拜观音,买房看风水。都是实用主义,不排他。

缺点是没恒定的价值观。一神教是恒定的价值观,他们有唯一的神,对此坚信不疑。有人问一个穆斯林母亲:你的儿子信真主也信政府,这是不是矛盾的。母亲说:是真主创造了这个政府。她给说通了。

汉民族没有恒定的价值观,只有阶段性的价值观。汉代以后是三纲五常。改革开放以前是阶级斗争。都是共识,都适应于当时的经济基础。三纲五常适用于小农经济,阶级斗争适用于计划经济。一到改革开放,经济基础变了,原来的价值观不起作用了。

民国时期儒家可以是充当维持会的。现在就没有核心的价值观。

程苓峰:那中华文化的出路是什么。现阶段的经济基础需要什么新的价值观。

易中天:把人类的共同价值当作我们的价值就OK了。独立、自由、平等。

程苓峰:你如何看互联网这个东西。它与文化演进可有关联。

易中天:互联网有利于建立全人类的共识。

只要在网络上发言的人秉承实事求是,这就能推进共识。但现在看到更多是情绪化的宣泄,无意义。

程苓峰:但各人的立场和背景不同。难有共识。

易中天:盲人摸象不等于不实事求是。只是不全面而已。拼起来就是全像,就行了。

程苓峰:互联网确实能帮助把零散的信息拼成全像。

易中天:现在的问题不是立场不同、信息不对称。在于情绪化。一事当前,不问是非,先问亲疏,先站队,先表态。这样的话,民主就不会有长进。

当时的方韩之争。见人就问:你挺韩还是挺方。我都不挺不行吗?你怎么只关心立场?他俩各有道理、各有不足,不可以吗?

立场是没意义的,低级的,甚至是无聊的。

程苓峰:我认为互联网本身就能促进那三个共同价值。互联网给了人说话的自由。互联网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因此每个自由人都能得到相对平等的对待、和被推荐的机会。互联网让创意人群能独立制造并出售作品。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