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苓峰 > 跟贾跃亭聊超级电视和红顶商人

跟贾跃亭聊超级电视和红顶商人

程苓峰:为什么早在4年前就开始做电视了。

贾跃亭:战略决定业务。做乐视网,我的想法就是希望在影视业由互联网发行取代传统发行。虽然未来会多屏统一,但不同屏的功能有差异。PC偏商务,移动是通讯+社交+娱乐,电视最核心还是长视频。而长视频是乐视网的核心。所以我们要做电视,战略自然延伸。

我希望互联网模式能重新定义电视。电视机产业完全是工业时代的产品,上下游都是工业时代的思维。要想把电视机互联网化,就像当年苹果一样,必须得有互联网基因才可能做到。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

程苓峰:你造电视有没有遇到工业思维PK互联网思维的经历。

贾跃亭:工业时代的思维是各干各的。一个硬件要适应所有软件、所有互联网应用。我们要做的互联网应用,要适配所有硬件。所以不能打造极致体验的产品。

互联网过去一二十年就还是这个思维,产业分工明晰。第一是互基础平台运营商,第二是应用提供者也就是各家网站,第三是硬件也就是终端。各自分工明确。但到消费者手里,它必然是个妥协的产品。

比如乐视网TV版,如果要做通用版本,既要适合普通的互联网电视,又要适应智能电视;既要适合不同架构的处理器,单核、双核的;内存要适配512K、1G、2G。所以乐视网TV版永远只能妥协。

苹果所有应用是针对它自有硬件。从硬件到软件到内容、到服务、到平台,它们是完美的融合到一起。

程苓峰:服务思维有何不同。

贾跃亭:工业时代的电视机,当销售完成,循环就结束。当用户再来找厂商时,就是售后服务。传统电视厂商,电视机卖的越多压力越大。在互联网下,电视卖给用户是个开始,会有大量新的服务和消费者沟通。这是一个起点。

工业时代,电视卖出去,收益就结束,一次性的。互联网电视不再依赖硬件的利润,后面有内容、应用、广告的利润。可以把在工业时代向用户收取的一部分成本或利润,转移到广告客户身上。

程苓峰:现在手机也是这种情况:互联网公司用后续的应用和广告收费补贴硬件。但为什么PC没出现这种情况。

贾跃亭:时代不同。PC还是互联网初期的产物,社交网络没大规模普及前,大家的思维还是相对传统工业时代的。

我觉得有两个是里程碑,一个是iPhone,一个是Facebook和微博。iPhone告诉人们移动互联网完全可以用另外一种模式,而不是PC时代下明确分工,硬件是硬件,网站是网站,平台是平台。苹果告诉我们,产业链的垂直整合能给用户极致的体验。

社会化时代里,人与人、人与机器的边界越发模糊。所以在后向收费的可能性变得更大。我觉得在大屏幕端,后向收费的可能性要比PC端大得多。因为它对传统时代下的很多付费产品有非常好的替代作用。

程苓峰:为什么社会化媒体起来之后,后向收费的潜力更大。

贾跃亭:社会化时代下,人们沟通更便利。在传统互联网时代下,更多是点对点传输。搜索引擎时代下,是多点对单点。社会化时代下,完全实现多点对多点。

一旦有真正对用户有价值的产品,它的传播渠道和传播可能性要比在互联网初期大很多。能快速向很多人传播。关键是你提供的产品是否有足够价值,而不在乎你是不是收费。

程苓峰:苹果是成功。但现在安卓在不断挤压苹果的市场。盖茨对乔布斯说过:垂直整合虽然厉害,但原因是你乔布斯在,换个人就不一定有戏。

贾跃亭:垂直整合和横向整合都各有利弊。三星也是横向整合成功的代表。但我觉得苹果的价值会更高。虽然苹果受到安卓这个开放平台的冲击,但根本上并不是它这种模式造成的,而是苹果的产品策略造成的。

现在苹果也在反思是不是推出中档产品。原来苹果把所有资源投到单一产品上,打造极致。但由于产品单一,覆盖人群只能做到金字塔塔顶,而塔基是放弃的。

所以超级电视同时推两款产品,一个是旗舰型、抓塔腰市场,一个是普及型、抓塔基市场。我们用田忌赛马的模式。从这个角度上讲和苹果的差异比较大。

当然安卓的开放非常重要。苹果的iOS相对封闭,但AppStore相对开放。所以乐视的生态链也是开放的。云视频开放平台和LeTV store,开发者可以来开发他们感兴趣的核心应用。

所以垂直整合和开放并不完全矛盾,可以做到有机统一。垂直整合和开放结合,有可能成为市场的领导者。我认为可能性非常大。

程苓峰:我跟蔡文胜聊天,他赞同你垂直整合的思路。他也主张未来是硬件+软件+云的时代,所以自己做手机。但具体到视频行业,适合做垂直整合吗。

贾跃亭:你可以看到优酷和土豆的横向整合,的确给它带来市场份额提升,但你感觉到它有质变吗?只有垂直整合的公司,比如乐视大家应该能看到,这几年爆发式的成长。

垂直整合而且是自有核心的业务,要比横向整合快得多。我个人的看法,无论怎么横向整合,都是加法。只有我们这种产业链各个环节真正的垂直的水乳交融,才能是乘法,甚至是指数级的效应。

程苓峰:互联网很少有靠资源整合、横空出世就成功的东西。都是日拱一卒、长期迭代出来的。盛大盒子有横空出世的势头,也败了。

贾跃亭:超级电视给大家的感觉是横空出世,其实是水到渠成。我们准备了太长的时间。乐视网从2004年10月注册,当时优酷土豆都还没有,现在能数上名的视频网站,乐视网绝对排第一。然后我们一直坚持做长视频,坚持收费。

2009年就开始切入到盒子。就开始做硬件设计,更重要的是软件系统研发。我们已经用1000多天时间,400多人,取得100多项专利,50多项软件注册权。而不是短时间内靠资源整合。所有的从芯片级以上的研发,全部是乐视自己做。即使有人去模仿,我觉得门槛也相当高。

程苓峰:陈天桥05年做盒子进军客厅。底气在于网游的份额有60%在盛大手里。而且游戏要求的配置是最高的。所以盛大卡住了核心应用这个咽喉。

贾跃亭:电视机或盒子,最核心应用绝对是长视频,不是游戏。游戏有可能是第二、第三大应用。iPod成功就是抓住了最核心的音乐,这是iPod类产品最核心的应用。iPhone成功,抓住了AppStore。而在电视机端,我依然坚定认为,长视频肯定是推动大屏幕进入千家万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刚需。

盛大盒子的失败原因有很多。当时互联网还是窄带,当时大量嵌入式芯片的性能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从芯片到主板远远满足不了现在的需求。大量的大屏的互联网应用当时不成熟。而现在的大屏的互联网应用,已经到了爆发的时刻。

程苓峰:你说的大屏幕的互联网应用,还有哪些成熟了。

贾跃亭:第一是长视频,第二是游戏。未来大屏互联网教育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也是我们全面发力的。尤其是视频类的教育。

大屏互联网是让老年人真正的能够畅想互联网的乐趣,也能让家庭重回亲情,让家人重聚客厅,真正的让互联网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利。我们希望能改变家庭生活的方式,而且这种可能非常大。

程苓峰:因为是垂直整合,所以要学习不同领域的东西,管理不同类型的人。你如何做的。

贾跃亭: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一个好的战略,对凝聚一个特点完全不同的团队非常重要。乐视没有互联网入口公司做靠山,所以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前瞻,必须比任何公司要看得远、起步早、走得快。

垂直整合的模式,在四年前就开始做了。陆续会引进很多性格、特点完全不同的团队。这些人在一起时,他们的化学反应会非常有趣。

比如乐视网TV版的产品设计总监,如果在其他公司,会完全从互联网角度考虑需要什么。但在乐视,就会考虑在一个四核、1.7G的芯片上应该怎么做。要通盘考虑硬件、软件、服务,而不像原来只是攒到一起而已。

从这个角度,让大家的知识面完全开阔,眼界完全打开,而不是原来的闭门造车。能让各个环节产生化学反应,大家兴奋度非常高。

程苓峰:你们有什么组织结构或流程保证这种效果。

贾跃亭:整个公司不同部门的人都一起讨论产品。这肯定跟单一团队研发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首先是大家讨论,民主。当意见无法统一,我来决策。

程苓峰:外面说你能搞定牌照,能跟体制内的公司合作。你是个红顶商人。

贾跃亭:完全不靠谱。我的履历非常简单,没任何红顶的成份。我个人是被煤矿主、被富二代、被官二代。我本人出身普通中学教师家庭。

程苓峰:那你为什么能拿到牌照。

贾跃亭:我们前瞻。如果你仔细研究下乐视的发展历程,毫不夸张,乐视在很多重要节点上都是在全球做的最早的公司之一。我们拿到一些重要牌照,也是由于我们走得早,走得快。其实很多政策的制定,乐视参与了很多,因为我们是引领者。

当别人不做的时候,你去做了,自然你获得的支持就会更大。

程苓峰:乐视在国内上市。感觉挺土。

贾跃亭:我们也是国内主流视频网站中唯一的纯内资公司。其它视频网站都被外资控股了。乐视很少向财务投资者稀释太多股权,我更希望把股权分配给团队。我们上市前就融了5000多万人民币,现在视频网站有融了二十亿还没上市的。

这也是我们能比较早拿到牌照的重要原因。

程苓峰:乐视的劣势是什么。

贾跃亭:优势和劣势都融在一起。长线作战,完整产业链既是优势但也隐含风险。如果资源整合不力,可能会带来考验。资本实力不足。虽然选了先稳健发展、有造血能力后再扩张免费视频的策略。但资本密集型的视频行业,依然有资金压力。

程苓峰:你跟互联网里谁比较熟。

贾跃亭:惭愧。这跟我的性格有关。我的兴趣首先是战略,对未来的研究,以及执行、技术和产品。所以几乎很少看到我出席圈子里的活动。乐视的发布会我也很少去。

我是比较宅的。几乎每天都是在公司里做产品,做技术,思考战略。跟大家沟通不多。这是一个缺陷。

程苓峰:除了做公司,还喜欢做什么。

贾跃亭:业余时间就是我们每周六的篮球赛和游泳。其它就很少了。

其实我们还有个电影公司,乐视影业,已经是目前中国民营电影公司里最大的发行公司了,综合业务是民营电影公司至少前四了。按理说,我应该和娱乐圈非常熟,也恰恰不是。由于我个性的原因,娱乐圈的人很少知道乐视影业的老板是我,很少有人认识我。

我就是工作、打球、游泳。

程苓峰:乐视影业具体做得如何。

贾跃亭:去年票房6个多亿,今年应该达到10—13亿,可能会进前三,最差是前四。乐视影业的发行体系有两百多名地面发行人员。当然,这部分地面发行人员其实采用的更多的是社会化和互联网的模式来做发行和营销。

程苓峰:超级电视的营销,以及跟乐视影业有什么关系。这也算是垂直整合的话题。

贾跃亭:超级电视的营销非常简单,不做太多硬广,更别提传统媒体的投入。第一就是社会化营销,第二,更重要的,是视频营销。视频的冲击力、感染力和传达能力远远比其他的方式强很多。我们有几亿的现成的视频用户。

对于电影院,当然现在我们还是一个保密的战略,超级电视有可能会成为电影发行的二次革命。我们通过电影院的贴片就能精准的抓住超级电视在电影发行领域未来真正的潜在用户。

程苓峰:你几次提到战略,你研究战略的方法什么。

贾跃亭:就是对产品的研究和对产品未来的研究。因为每一次社会进步,都是技术的变革,最终反映的都是产品的变革。所以对技术和产品的高度的喜爱,就会对未来的技术趋势和人们生活的趋势产生一定的感觉。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好的方法。

程苓峰:你的成长经历有什么重要节点。

贾跃亭:大学毕业后我被分到运城地区垣曲县的地方税务局,做计算机和网络的管理。那在当时我们那个小地方是个非常好的单位和职业。但我上班不到一年就离职了,在当地开了一个电脑公司。

在97年,我是整个运城地区税务系统第一个主动离职的人。那是铁饭碗,待遇也比较高。能出来自己开电脑公司,需要的不单是勇气,更重要是兴趣。我对技术和科技类的产业兴趣非常广泛、非常大。

云科技020号sponsor:DOTA(直接点击可进入DOTA)

推荐 0